go back

5. 《04.01.79》

估价 HK$

1979 年作

油畫 畫布

重要亞洲私人收藏

趙無極

款識:無極 ZAO (右下 ); ZAO WOU-KI 《4.1.79》(畫背 )

亞洲私人收藏 (直接購自藝術家本人)亞洲私人收藏現藏者購自上述來源

Jean Leymarie編,〈趙無極〉,巴黎,1986年,圖版編號228,第280頁 (圖版)Françoise Marquet 與Yann Hendgen 編,〈趙無極1935-2008〉,香港,2010年,第219頁 (圖版)

盧森堡,國立歷史與藝術博物館,〈趙無極1964年到1979年的大型畫作〉,1980年,編號30沙勒羅瓦,藝術宮,〈趙無極大型畫作〉,1980年,編號30巴黎大皇宮國家展覽館;福岡市立美術館;東京,Nihonbashi畫廊;福井縣立博物館;京都國立近代美術館;神奈川県立近代美術館,〈趙無極,油畫、中國水墨1950-1981〉,1981-1982年,編號43香港藝術中心,〈趙無極畫作1954-1981〉,1982年巴黎,Artcurial, 當代視覺藝術中心,〈趙無極1955-1988〉,1988年,第20頁 (圖版)艾克斯普羅旺斯,瓦沙雷里基金會藝術館,〈趙無極私人收藏1955-1989〉,1991年,圖版11,第19頁 (圖版)高雄市立美術館,〈趙無極回顧展〉,1996年,第171、172頁 (圖版)

1979年作,並將附趙無極基金會所發之保證書。此作品將登錄在趙無極基金會之文獻庫,並將收錄於梵思娃.馬凱及揚.哼德根正籌備編纂的《趙無極作品編年集》(資料由趙無極基金會提供)

尺寸: 250 x 260 公分 (98 3/8 x 102 3/8 英寸)

創作於1979年的鉅作,尺幅高250公分,規模宏大,見證著藝術家在創作抽象畫的中期至晚期之間,在風格上的過渡和轉變。《04.01.79》是歷來拍賣市場上,尺幅最大的七十年代趙無極作品,也是藝術家曾於拍賣市場出現的作品中,尺寸位踞前十大的畫作之一。《04.01.79》從未現身拍賣市場,彌足珍貴,實屬難得。趙無極在《04.01.79》中,完美地捕捉到宋元時期中國山水畫的精髓 ,同時融入西方油畫之色彩和色調運用上優點。這幅作品展現一片壯麗景觀,高山奇樹巍然聳立,氣勢雄奇磅薄。趙無極 - 其人其藝「天下之物,生於有,有生於無,後歸於無極。」 -- 出生時,祖父依老子的道德經,為他取名無極。身為長子,不依家業成為銀行家,卻對藝術情有獨鐘,15歲入杭州藝專,此時期受塞尚、馬諦斯等西方藝術風格影響,已於心中立志要擺脫傳統國畫的制限,六年科班學習於1941年畢業,後由恩師林風眠續留擔任助教。趙無極希望能繼續追尋更寛廣的藝術之路,1948年由家人支持下前往法國,這一待,便是一輩子。早於趙無極前往法國留學的藝術家前輩及師長們,始於民國初年是以由當時政府所提倡的「勤工儉學」運動而赴任,學習西方文明及技能以救國圖強。強調所謂的’’中學為體、西學為用’’。許多藝術家如林風眠、徐悲鴻等,均在數年學習之後便返回中國創辦學校、將所學貢獻以教育廣大的下一代。原本,趙無極的恩師林風眠也希望他能留學數年便回中國,但趙對藝術的強烈追求,讓他沒有停歇,繼續留在歐美。趙無極、朱德群等輩即便已因時空背景的不同而沒有了強烈的救國救民任務,但同儕亦或是在他們之後的東方藝術家均在不同時期面對自身文化及所學習的西方藝術間之衝突或融合。趙無極反其道而行,年輕求學時期即對老師所教授的對中國傳統藝術中的推崇及臨摹抗拒,到了巴黎也並未特意追求將中國文化置入其創作之中,因為他想被視為一個藝術家,而非被貼上地理標籤的異鄉遊子。因此初到巴黎的幾年中,刻意不用水墨作畫。五十年代,一趟美國之行的觀展經驗中,趙無極受到保羅﹒克利繪畫啟發,具象的圖騰逐漸退去,但趙無極的「克利時期」風景畫很快的進化,他聯想到將中國符號性的古文字與西方抽象概念相結合,發展出自己的藝術語言,從1954年開始創作「甲骨文系列」。克利的符號受到東方藝術的影響,但其作品卻引導著趙無極深入西方藝術的殿堂。自此,趙無極一躍而進入抽象的世界。1958年的作品「雲」之後,趙無極的作品不再有標題,僅在畫布背面註明創作日期,五十年代後期其作品進一步擺脫描寫性和情節性,符號也漸漸消散。逆境重生在創作《04.01.79》的時候,趙無極已經掌握全新的風格技巧,這段時期的作品流露一種隨心所欲而泰然自若的氣息。大自然的靜謐之美和壯闊瑰麗在趙無極的妙手下躍然於畫布上,這幅巨作展現的風采便是明證。這個新風格與他個人生活裡發生的連串事件關係非常密切。趙無極的第二任妻子久病多年,終在1972年逝世,使他陷入悲痛之中。這段痛苦艱難的歲月對於畫家而言是一場苦澀的考驗,他亦因此而重新鑽研水墨畫。趙無極在1973年再次執起畫筆,1977年左右開始創作大尺幅的作品。大片的深色渲染反映畫家對水墨的思索,同時亦是趙無極 1973年至1980年創作時期的重要標誌 。他本人曾經說過,其風格在1973年以後經歷了新轉變—— 相比起早前抽象作品裡所見的刻意控制,這時的他在創作中重獲平靜,達到了隨心所欲、波瀾不驚的境界。因此,《04.01.79》完成的那一年,可以說是趙無極在藝術追求上再登高峰的時期。《04.01.79》的藝術成就《04.01.79》構圖上精煉的三段式斜角切分,若似以飄渺的輕煙雲靄,繚繞著走勢奇峭的山壑,巧妙的主宰著觀者視覺移動的方向,儼然讓人緬想起中國水墨畫中「留白」的意趣,特別是倪瓚簡練的山水佈局。作品在色彩上也沿承了中國水墨精神,將大自然的色彩以低限的黑、褐、白,以最為簡約的方式來呈現,只在畫面中心幾處染上了少許的暖橘及青綠,與幾抹飛白相互呼應,彷彿澗壑在山岩間涓涓淌流而出的姿態。左下方及中央偏上的黑褐色筆觸,則類似水墨畫中皴筆手法,在大幅度的渲染所製造出的留白空間裡乾擦,具題點效果。唐張彥遠《歷代名畫記》曰:「運墨而五色具。」其中所指的五色,即焦、濃、重、淡、清,而每一種墨色又有干、濕、濃、淡的變化,趙無極在《04.01.79》裡將水墨畫中用墨的精妙,以西方媒材發揮得淋漓盡致,卻絲毫不露斧鑿痕跡,跨越古今及東西藩籬的精湛表現讓人折服。在《04.01.79》中雖仍可見到趙無極前期風格中磅礡的氣勢,但狂草時期風馳電掣的狂野筆觸卻已不見蹤跡;這個時期的作品中,他更顯從容不迫地以純熟精煉的筆趣,愈加著墨於空間的營造,渾然天成的大器裡,他更為作品注入了像是唐朝詩人王維《終南山》詩中「白雲回望合,青靄入看無」般內斂低迴、繾綣浪漫的詩意表現。藝評家法蘭索瓦‧賈克伯曾經這樣解讀趙無極繪畫:「透過畫作探索宇宙,同時重新創造,因而雋永不凡。作品展現光的誕生、水的源頭,而在一片混沌之外,隱約出現一股生命力。」無論在用色或是空間佈局上,《04.01.79》皆再再體現了中國水墨簡約之美,深深展現出趙無極寄情於畫布上的東方水墨情懷。在簡約之餘,筆觸表現更是氣韻生動。在西方藝術家之中,趙無極特別景仰林布蘭特,也在自傳中提及受到林布蘭特水洗技法的啟發,再加上恩師林風眠的警醒,讓他於七十年代「重拾毛筆、紙張、墨汁」,再探中國水墨的精深,重新思索抽象繪畫表現上如何去融貫。《04.01.79》正是趙無極將水墨精神在西方畫布上實踐的絕佳範例,在此他使用了松節油來稀釋油彩本身濃重遲滯的質感特性,而稀釋後的油彩則給予他更多的自由,讓他能以通透性高的油彩筆觸在畫布上盡情渲染或是堆疊,卻仍能創造出若似古代文人以筆墨在宣紙上落筆自如般流暢輕快的視覺效果。融古貫今、跨越東西: 《04.01.79》實例比較觀看《04.01.79》,可以感受到畫中靈動的氣勢,直覺聯想到集中國山水大成的兩宋時期佳作之精神 -- 直比宋朝大家李唐(約1050 – 1130)。李唐的畫技法精湛,章法剪裁巧妙,意境森然,大氣淋漓、讓人如入神仙之境,其風格顛覆後人對山水畫的理解及追隨。趙無極以簡練大氣的筆刷淋漓暢意的用不同技法及色彩劈釜、堆疊出景緻;巧妙的留白經營出天地,其氣勢與氛圍包覆著觀者:站在《04.01.79》前,隱隱約約我們可以看到畫中山明水秀、樹翠石潤、雲淡風清,畫面上方雲霧繚繞,山嵐向下吹佛,岩間泉水飛濺、崖下小路通幽,一霎時眼前的抽象畫作顯現出壯麗迷人的山水景緻。英國浪漫主義藝術家約瑟夫·瑪羅德·威廉·特納後期作品著重在展現天空、水面、火焰的光線、空氣中的霧、氣旋、風等等,並逐漸的將實物及細部的描繪隱去。批評家約翰•魯斯金描述特納的作品:「能驚心動魄地,真實地掌握大自然的脈搏。」特納為印象派的理論開辟了條道路。二十世紀海外華人藝術家趙無極、朱德群、曾海文等均受到特納的影響,趙無極作品當中耐人尋味的光,從五十年代的作品開始至六十年代狂草作品在處理光與氣的表現上尤其令折服。七十年代後的作品,道法自然及水氣靈動則是趙無極此階段的展現,就如《04.01.79》虛實交錯、畫面營造出高遠、遼濶的空間感。西方的藝術大師們如德拉克羅瓦、梵谷、馬蒂斯等的畫作中經常充滿著對東方世界的想像,然而大多只能算是對表面性的理解與描繪,是西方現代藝術對的小小結論。趙無極繪畫的成就在於他身為一個中國人,受東方藝術薰陶長大,其文化底蘊自然地將中式的山水,水墨的渲染、書法的寫意、細膩與虛實加上西方現代主義的奔放寓於油彩之中。在西方人看來,趙無極的繪畫迎合了他們普遍定義上對’’東方’’遐想的期待;而在華人眼中,人們所讚頌的是他將’’西方抽象’’繪畫的手法及理解東方化,使在精神上得以融合貫通,於是趙無極的繪畫便成為東、西方人們眼中的成功的視覺經驗。「人們都服從於一種傳統,我卻服從於兩種傳統。」趙無極在一次接受採訪時這樣說。趙無極在《04.01.79》裡將水墨畫中用墨的精妙,以西方媒材發揮得淋漓盡致,卻絲毫不露斧鑿痕跡,跨越古今及東西藩籬的精湛表現讓人折服。

提前出价

参考编号: 1165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