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back

15. 《1994年4號》

估价 HK$2,000,000-3,000,000

1994年作

油畫 畫布

現代主義的先驅者:席爾斯收藏

方力鈞

款識: 方力鈞 《94 No. 4》(左下); 方力鈞 《1994 No.4》1994.1-1995.2 (畫背)

阿姆斯特丹,Serieuze Zaken 畫廊 荷蘭,Fezi Kahlesi收藏 現藏者購自上述來源

四川美術出版社編,〈中國油畫家全集:方力鈞〉,四川,2006年,64頁(圖版) 盧迎華著,〈像野狗一樣生活:1963-2008方力鈞文獻檔案展〉,台北,2009年,228頁(圖版) 王庭玫與謝汝萱編,〈生命之渺:方力鈞創作25年展〉,展覽圖錄,台北,2009年,228頁(圖版) 呂澎、劉淳著,〈方力鈞:編年紀事〉,北京,2010年,262頁(圖版)

1994年1月-1995年2月作

尺寸: 140 x 179.8 公分 (55 1/8 x 70 3/4 英寸)

本次拍賣呈獻兩幅方力鈞作品,其中《1994年4號》,是1994年藍色游泳系列的代表作,更是藝術家當時精神思想的寫照。這些作品意涵豐富而且反應當時中國社會的進程,有其時代意義,因此受到許多藏家欣賞。藝評家栗憲庭將方力鈞與劉煒並列為玩世現實主義的先驅。方力鈞那些模棱兩可的虛構語言及符號反應了中國社會的變化,他將沮喪和恐懼的情緒人物化,描述從集體的自我奉獻精神到當代個人主義的劇烈轉變。(Valencia Tong,,Art Radar,2017年11月27日,2018年3月 27日登入) 方力鈞曾參與過多場重要展覽,包括1994年第22屆聖保羅雙年展。聖保羅雙年展是最早向國際展示中國當代藝術作品的展覽之一,方力鈞當年的參展作品是《1994年6號》,與本畫同屬一個系列。 畫中這個無名的光頭人物首次出現在1988年,當時方力鈞正與「85新潮」運動分道揚鑣,而《1994年4號》 的光頭人物是其個人藝術詞彙的標誌。「我注意到儘管一個光頭很引人注目,但放在一堆光頭裡面,他的個性就消失了」,方力鈞這樣解釋。在這幅作品中,紛紛擾擾的人海,被換成了淹沒身軀的水。流動的水掩蓋了人物的身份特徵,突顯出他的孤立無援。這幅畫面道出了藝術家所認為「在我們的文化中,個人被社會遺忘和無視的感覺特別強烈。」 方力鈞在其他作品也描繪過這樣一個浮沉在深藍色水裡的光頭人物,《1994年4號》代表藝術家對「水」反覆不斷的探討。在老子的哲學思想中,水象徵最具適應力、最無往不利的生存方式。(趙汀陽,《改變觀看的方式》,方力鈞與張子康,,第 13-15頁,北京:今日美術館,2006年) 對於方力鈞以水為題材,藝術史家格戈利·伽利甘(Gregory Galligan)表示:「水如其它包圍一切的媒介,令人想起嚴苛壓制和精神解放。」格戈利·伽利甘,《方力鈞:Arario》,,第 4號,2009年4月,第146-147頁,2018年3月27日登入,Art & Architecture Source,EBSCO《1994年4號》裡的人被藍色的水包圍、甚至幾乎淹沒,象徵人的軟弱無力或失去呼聲,但水也是承載人、讓人自由伸展移動的載體。本次拍賣的另一幅1992年作品《系列二(之十)》年份較早,雖然也描繪在水中游泳的人物,但這幅藍色作品對這個主題的探討卻觸及更深層次。1995年以後,方力鈞的游泳主題作品中的人物更加卡通化,色調花俏俗麗,突顯出荒謬的氛圍,而本作的畫面卻靜謐平和。在這幅作品中可見,方力鈞善用白色顏料,自然地表現因撥弄而泛蕩的水波。《1994年4號》的耐人尋味,正如栗憲庭所指,是方力鈞的「內在形象,在水下游泳,表達一種潛伏的預感——深沉的寧靜暗藏著某種威脅。」(栗憲庭, ,羅伯·馬拉殊,佩·賀丹納克,栗憲庭,《方力鈞》,阿姆斯特丹: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館,1998年,第 7頁) 1980年代,論政電視節目《河殤》席捲全國,掀起了一場「文化反思熱」,節目裡對比鮮明的畫面,被方力鈞套用在早期作品中。自1992年後期起,方力鈞逐漸脫離《河殤》的二分語境,創造出《1994年4號》。(Chou Yuting,《方力鈞藝術裡浮在水上的人物:藝術家對文革後中國的人文狀況的評論》,,第13冊,第2-3期,第 85-114頁,1998年9月1日.)《河殤》大量使用對比畫面,例如土地對海洋、黃對藍、個人對群體,將中國的內陸型農業社會,與西方的藍色航海文化作對照,但這幅作品卻探析更複雜的精神困境。(引述李歐梵 ,Ma, Shu-Yun,《中國「河殤現象」中權力鬥爭和經濟變化的影響》 ,第30號,第1期,1996年,第 29-50頁) 學者Chou Yuting 指出,方力鈞作品中那些在水中載浮載沉的人物身軀輕盈,反映他們停滯在一個矛盾、猶豫不定的狀態中。《1994年4號》瀰漫一種脆弱的氣氛,就如當時中國文化的處境,畫中的人物赤裸、孤身一人,在看似廣闊無邊的水域裡為存在而掙扎,奮力浮在水面上。 儘管帶著《河殤》的文化視角,方力鈞的藍色水作品亦代表未知的領域,探索埋藏在深處的潛意識,因此能引起國際藝術圈共鳴,勾起我們的回憶和情感。(羅斯·坎茲,,新系列,第18輯,2000年,第 306頁 ) 關於作品裡的人物,方力鈞這樣解釋:「我著力刪除任何描述。他們或許是個體,或是站在社會背景下,或與其他個體在一起,或各自迷失在自己的夢裡。這些場景呈現關係,並非特定的故事。」(方力鈞受傑羅姆·桑斯訪問,《人性的原始狀態》,傑羅姆·桑斯、Yun Chen、Michelle Woo,,香港:Timezone8,2009年) 方力鈞在中外藝術界地位顯著,並繼續為他的藝術發展新方向,反映中國當下變遷的急速步伐。

提前出价

参考编号: 1167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