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back

6. 《獵犬》

估价 HK$7,000,000-9,000,000

1955年作

油畫 畫布

重要歐洲私人收藏

尚·杜布菲

款識: J. Dubuffet 55 (左上); Vence, août '55 (畫背)

紐約,Pierre Matisse 畫廊 俄亥俄州,Arthur J. Kobacker Steubenville夫婦 紐約,Sotheby's Parke-Bernet,1970年10月28日,拍品編號64 Irving Stoner醫生 (購自上述拍賣) 紐約,Robert Elkon 畫廊(於1975年購自上述來源) 紐約,Marisa del Re 畫廊 倫敦,Waddington 畫廊 香港,George Bloch夫婦 康乃狄克州私人收藏 紐約,蘇富比,1994年11月8日,拍品編號42 Stanley J. Seeger收藏 (購自上述拍賣) 紐約,蘇富比,2001年5月8日,拍品編號35 私人收藏(購自上述拍賣) 倫敦,富藝斯,2013年2月14日,拍品編號18 日內瓦私人收藏(購自上述拍賣) 現藏者購自上述來源

Peter Selz,〈尚·杜布菲作品集〉,紐約,1962年,第114頁(圖版) Max Loreau,〈尚・杜布菲作品全集目錄,第十一卷:推車、花園、人物、巨石〉,洛桑,1969年,圖錄編號76,第64頁,圖版76

紐約,Pierre Matisse 畫廊,〈杜布菲繪畫 - 組合之足跡〉,1956年2月21日-3月17日,圖版16 漢諾威,凱斯特納協會展覽館;蘇黎世美術館,〈尚·杜布菲〉,1960年10月26日-12月4日,圖版62 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芝加哥藝術博物館;洛杉磯郡藝術博物館,〈尚·杜布菲作品集〉,1962年2月19日-8月12日 倫敦,泰特美術館,〈杜布菲畫作〉,1966年4月23日-5月30日,圖版72 紐約,所羅門·古根漢美術館,〈尚·杜布菲〉,1973年4月26日-7月29日,並展於巴黎,巴黎大皇宮國家展覽館 ,圖版76;紐約,Robert Elkon 畫廊,圖版16,〈杜布菲:系列作品〉,1975年9月27日-10月29日

1955年8月作

尺寸: 81 x 99.3 公分 (31 7/8 x 39 1/8 英寸)

在尚‧杜布菲《獵犬》作品中,畫中主角;狗的輪廓,佇立在天際一條細長的地平線上,小心翼翼地穿梭在遍佈了花朵與小石塊的風景裡。杜布菲筆下這隻狗,不僅充滿個性及更勾起人的同理心,他透過這個角色來觸動觀眾,像是搭起一座橋樑,將我們的目光帶入畫中的世界。作品中充滿了細節的風景,以垂直的方向來呈現,這也是他所慣用的手法,營造一種不經意的感覺來描繪我們所體驗的周遭一切。即使僅僅是看似平凡的風景,杜布菲也能運用許多技法,畫出他所居住的乾燥環境中,各種岩石及植物的千姿百態,進而傳達出生命的美好。 《獵犬》一作於1955年8月繪於旺斯,他恰巧於那一年早些時候在醫生的建議下,搬到這座城市,希望那裏乾燥的空氣,能讓他妻子莉莉長年所患的肺部疾病獲得改善。他們在那兒租了間房,初抵時卻找不到適合創作的畫室,因而他在受限於小空間內只能在紙上創作。稍後同年,他買到了一棟房子的低樓層當作工作室,於是便欣喜地重返油畫創作。《獵犬》正是創作於這個時間點,杜布菲終於能再度盡情投入油畫裡色彩及厚塗顏料的豐富世界,也將他在旺斯所聞所見的新元素引入畫中。畢竟杜布菲向來鍾愛土壤及大地,他的新家園旺斯遍地四佈著岩石,卻是塊豐沃的土地,深深魅惑吸引著他,這件作品不啻為其對旺斯的禮讚。在找到比較大的畫室之前的幾個月裡,他在戶外大量寫生,鉅細靡遺地畫下一段又一段的沿路風景。儘管只是路邊的瓦礫碎石,他也能在石縫間野花野草鑽出而生這樣的小風景裡,看到無限的戲劇張力。 杜布菲曾憶及,《徘徊的狗》系列作品裡像是《獵犬》,基本上借用了自然界的素材作為靈感。作品下半部正充分體現了藝術家所言的概念,他近乎瘋狂地使用了無數的點、圓圈及星狀放射的筆觸,捕捉出各式各樣的小石子及花朵。同時,狗的本身也是極富個性的描寫,有著略帶瘋狂卻討喜可愛的模樣,這也令人聯想起藝術家在搬來旺斯前一年,當時他與妻子莉莉居住在克雷蒙費弘的郊外時所畫的《乳牛》系列作品。不同的是,那些乳牛多半是被呈現在一個單一的背景裏,通常是草原上,他們的形體也往往佔據了整個畫面;在此,杜布菲則是將狗放在斑駁的藍天背景前。此處顏料堆疊的肌理也將狗顯得像浮雕般的立體,而帶著大地色調的毛色,也與背景的天空形成反差。在天空部分的處理上,藝術家似乎想刻意製造出平面的視覺感,以布料甚或是他的袖子在上面塗抹。這樣的技法不僅只出現在這個系列,其實在紐約現代美術館所收藏來自同一時期的《我的手推車,我的花園》裡,也不難窺見在構圖及技法上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杜布菲在《獵犬》筆下的的狗與風景,乍看之下似乎就像是同一種素材所生,這樣表現手法看似不太合理,其實卻完全地反映了藝術家不僅對日常生活的瑣碎、同時又對生命廣義的延伸,有著同樣深刻的著迷。「我想我一方面深深愛著生活小細節其中的奇妙況味」,他在1977年告訴麥可.派皮亞特,「但另一方面我又會偏向用一種比較東方哲思的角度來看這個世界,那是一種無差別性的永恆延續,因此我作品之間的差異也逐漸地褪去」(摘自杜布菲於派皮亞特所著〈藝術家面談:1966-2012〉,紐黑文及倫敦,2012年,第293-94頁)。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獵犬》曾多次在杜布菲生平重要回顧展中展出,其中包括了紐約現代美術館於1962年的展覽,彼得.賽爾茲為該展的展覽目錄撰文,也是至今評論杜布菲最重要的文獻之一。本作另外也在1966年倫敦泰特美術館展出,以及1973年紐約古根漢美術館的回顧展,隨後並巡迴展出於巴黎大皇宮國家展覽館。《獵犬》也為許多二十世紀重要藏家所先後收藏,其中包括:美國俄亥俄州斯托本維爾的鞋業暢貨大亨及著名慈善家亞瑟‧ 杰. 庫巴克;瑪莉及喬治‧布朗曲夫婦,除了杜布菲外,另也收藏了亞力山大‧考德、亞伯特‧賈科梅蒂、米羅及畢卡索等大師之作,以及中國鼻煙壺;以及史坦利‧席格,油業大亨繼承人,一度曾擁有88件畢卡索作品,以及其他如法蘭西斯‧培根或是賈斯柏‧約翰斯的大作。

提前出价

参考编号: 117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