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back

14. 《企鵝》

估价 HK$1,500,000-2,000,000

2000年作

油畫 畫布

現代主義的先驅者:席爾斯收藏

岳敏君

款識:yue minjun 2000 (左下)

新加坡私人收藏 現藏者購自上述來源

張群生主編,〈今日中國畫家,岳敏君:迷失的自我〉,河北,2005年,第128頁(圖版)

三寶壟當代藝術畫廊,〈變化的成果〉,2004年1月31日-2月9日

2000年作

尺寸: 140.3 x 107.8 公分 (55 1/4 x 42 1/2 英寸)

岳敏君是中國玩世現實主義的領銜代表藝術家之一,此運動由1980年代的驟然夢碎而激起。藝術家在此幅《企鵝》中勾勒出他標誌性的咧嘴大笑自嘲畫像,而這個經典笑容人物緊挨著一隻毛茸茸的企鵝,好像要爬上去或是奮力抓緊這隻飛不起來的大鳥。企鵝的嘴巴微微上揚,瞇眼斜視,仰著腦袋,張著又尖又長的喙,像是在附和岳敏君的神經質狂笑。觀者也不由對著這滑稽荒謬的場面而苦笑。 岳敏君在藝術事業早期受超現實主義和社會主義樣版畫的影響,其畫作中哈哈大笑的自畫像表面誇張諷刺,內裡蘊藏他對社會狀況的註腳,謹慎融入中國社會中的浮躁與喧鬧。在文化大革命中,人們周遭的視覺環境幾乎全是亢奮人心的勞動階級和抗戰英雄等社會主義繪畫和宣傳品。岳敏君筆下標誌性的笑臉引申出在這個社會中必須偽裝的滿足面具,以及國家最關注的群眾面貌。(Nazanin Lankarani, 〈岳敏君的眾生像〉,《紐約時報》,2012年12月5日) 岳敏君在1999年第48屆威尼斯雙年展中得到極大迴響,於當代藝術市場和不少國際美術館永久收藏中都名聲鵲起。其作品中的大笑主題也面對著各種解讀。藝術理論家栗憲庭形容其自畫像為「現代中國的愚昧和空虛靈魂的自嘲回應」。(栗憲庭,錄於《岳敏君》,薩奇畫廊)而在2012年於巴黎卡地亞當代藝術基金會舉辦的岳敏君回顧展圖錄中,弗朗索瓦·朱利安亦提到岳敏君作品中凝固的笑容「建起一堵墻,禁止一切內心世界,阻擋所有情感。只有一波波爆發,沒有任何交流。」(弗朗索瓦.朱利安,〈沒有可能的標題〉,錄於岳敏君和Hervé Chandès,《岳敏君:笑臉背後的陰影》,巴黎:巴黎卡地亞當代藝術基金會,2012年,27-34頁) 與岳敏君筆下典型的扭曲怪誕構圖不同,《企鵝》因為其冷淡的灰色調而較為溫和,而抱著柔軟討喜的企鵝的人物雖然略顯強迫,也算是溫馨場面。儘管岳敏君的作品經常以庸俗媚艷的色調勾畫狂躁發笑的人物,但此作則採用了比其知名的空洞表達更為細膩的手法。面對1990年代中國「後新時代」翻天覆地的藝術手法演進,畫中如碩大毛絨玩具般的企鵝就像是當時瀰漫視覺環境的物質主義和全球化形態。岳敏君畫中為人熟知的狂笑人物在世界各地得到關注,足證其魅力。如今,岳敏君依然在北京近郊的工作室繪畫並雕塑,是這個時代最具影響力的藝術家之一。

提前出价

参考编号: 116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