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back

25. 《寺廟風景》

估价 HK$60,000-90,000

約1946年作

紅漆 長方形盒子 彩繪漆表面

現代主義的先驅者:席爾斯收藏

范光厚

款識: 范光厚 (右下) 藝術家鈐印一枚 (右下)

河內美術學院漆畫藝術導師 Évariste Jonchère 收藏,1932-1946年 (直接得自藝術家本人) E. Jonchère-Debiol 女士收藏 現藏者購自上述來源

約1946年作

尺寸: 7.3 x 32.5 x 17.4 公分 (2 7/8 x 12 3/4 x 6 7/8 英寸)

黎譜、梅忠恕、阮嘉智和范厚是越南現代藝術史上的四位頂尖藝術家。他們都是河內印度支那藝術學院的校友,該校在1925年由法國藝術家韋陀·塔迪歐創立。這間藝術學院創建了一套正式的美術訓練體系,首次脫離行會制度裡的傳統學徒制,而且入學試考核內容廣泛全面,務求只錄取最有才華的申請者。 雖然學院的基礎課程主要教授歐洲傳統油畫,但塔迪歐和學院鼓勵學生在創作過程中嘗試更多越南傳統藝術媒材。在越南殖民年代,國家民族主義正在冒起,這些藝術家都努力嘗試孕育出真正屬於自己的藝術形式。越南藝術家將絹畫和漆畫的技術發揚光大,而這兩種藝術形式都源於亞洲傳統文化,賦予人豐富的藝術風格靈感。 黎譜和梅忠恕都是藝術學院的首批學生,他們很快捨棄油畫,轉向用水墨和粉彩在絹上作畫。用墨水描繪的線條精準,油彩則不然,而粉彩顏色艷麗實在,卻不會掩蓋絹面獨有的質感紋理。黎譜和梅忠恕與一眾藝術學院首批畢業生在塔迪歐的帶領下,前往巴黎參與1931年的殖民地博覽會,在吳哥窟館展出作品。在展覽會上,他們的作品獲得在地和世界各地觀眾認可,而巴黎人浪漫自由的生活方式、不同於亞洲儒家社會的嚴謹禮教和等級區分,使他們由衷嚮往。兩位藝術家最終決定移居巴黎,尋求更進一步發展藝術事業,但他們的心始終未曾遠離越南。 《仕女梳髮圖》(拍品22)線條細膩,色調柔和,體現梅忠恕心目中的理想女性美。畫中人五官柔和,眼神嫵媚,一邊撫摸垂落過肩的頭髮,一邊眼凝觀畫者。畫面右邊的窗紗透薄若無,簾後的任何細節都無法逃過觀畫者的目光。傳統長襖的長袖和披帶,背景中花梨木桌的婉曲線條,一一顯示這裡是藝術家的故鄉。梅忠恕和黎譜一樣,即使人在新環境,故鄉越南的人事景物依舊觸碰著他們的心靈。 《用餐者》(拍品23)是黎譜的早期作品,繪於1938年,同年他在巴黎舉行了第一場個展。黎譜的早期作品展現了他在絲絹繪畫的天賦技巧,於歐洲非常罕見,極受藏家歡迎。畫面以男孩為唯一焦點,描繪他用筷子從碗內吃東西的模樣。場景充滿亞洲元素。黎譜在巴黎繪畫的《用餐者》流露出一種思鄉情懷,藝術家將越南那熟悉的簡樸生活描繪在作品之中。 黎譜和梅忠恕都是越南現代絹畫大師,阮嘉智和范厚則專注於漆畫。阮嘉智將漆畫從裝飾藝術,提升為一門越南獨有的美術形式。 阮嘉智在漆藝方面的優秀技巧,在《稻田風景》(拍品24)裡盡數展現。這幅正方形的作品尺寸特別小,但風景的細節卻詳盡無遺。細線勾勒的麥子順著梯田間生長,植物沿著畫框內邊蜿蜒伸展。金色顏料點綴畫面,為樹葉鍍上溫暖的陽光。藝術家運用西方藝術概念裡的透視法,賦予畫面深度,而前景的明亮黃褐色與背景越往後越深的茶褐色漸進融合,亦進一步加強了景深效果。 范光厚設計的漆盒《寺廟風景》(拍品25)儘管表面空間有限,但細節一樣豐富,藝術家的技藝由此可證。碩大的蕉葉在金色陽光下閃耀,藝術家運用精湛的色調變化技巧,表現出豐茂的蕉葉形象。范光厚不用透視法,而是用層次去表現畫面深度,就像日本傳統的浮世繪版畫一樣。即使是遠處的蕉葉,藝術家都逐一刻畫,建築物的窗子亦細膩描繪。這件漆盒是當之無愧的珍寶,見證了藝術家創作時的堅韌耐力和爐火純青的漆藝造詣。 這個系列的作品展示這幾位藝術家對西方圖像結構的賞析,同時銳意將傳統藝術形式發揚光大,以應對二十世紀的世界萬象。這些藝術家一生不論是從未離開越南,還是遠走世界去追求藝術發展,他們在大部分創作中都不斷向祖國與它的人民和文化吸取靈感。

提前出价

参考编号: 1167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