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back

47. 《終曲》

估价 HK$4,600,000-6,200,000

2009年作

油畫 畫布

重要美國私人收藏

費爾南多‧博特羅

款識: BOTERO 09 (右下)

洛杉磯,Tasende 畫廊 邁阿密,Felipe Grimberg 畫廊 現藏者購自上述來源

洛杉磯,Tasende畫廊,〈博特羅於洛杉磯: 繪畫、油畫、雕塑〉,2010年9月14日10月30日,第17頁 (圖版)

此作品於2009年作,並附設由藝術家所簽署之保證書。

尺寸: 167 x 208.2 公分 (65 3/4 x 81 7/8 英寸)

「那時,麥德林有個紅燈區。」費爾南多.博特羅這樣回憶起他在哥倫比亞時早熟的青少年時期。「那個隨和的地方,永不停息的嘉年華及永遠的街頭派對,模糊了社會等級。」就像他有時「感覺自己是圖盧茲-勞特蕾克的本地人」,他敏感地觀察著妓院和深夜的常客,開始欣賞人體的變化及其中的幽默,這一切飽含了浮華肉慾(費爾南多.博特羅,〈由內至外:費爾南多.博特羅專訪〉,錄於安娜.瑪利.艾斯卡龍著,《博特羅:畫布新作》,紐約,1997年,第13頁)。憑著豐滿的比例和柔軟的身體,博特羅作的裸體畫與他一起舉世聞名。幾十年來,博特羅在包括哥倫比亞軍政府、天主教傳教士、舉止文明的中產階級和日常生活故事的題材當中添加了他的玩笑和詼諧。自1952年第一次離開故鄉踏足歐洲大陸,他就開始參閱無數,包括提香和委拉茲開斯;喬托和馬薩喬;魯本斯和因格等的藝術史料 。他畫的人物不可複製,交融了古典藝術在體積、空間和顏色的感性。「對於我本人來說」博特羅解釋道「作畫的愉悅源於對生命本身的興奮,表達出的是對形狀的感性。正因這樣,我要解決的問題就是如何用形狀創作感性。」(費爾南多.博特羅,〈奢華的豐富〉,錄於馬里奧.瓦加斯.羅薩著,《費爾南多.博特羅》斯德哥爾摩,2001年,第19頁) 2000年代中期,博特羅開始赤裸裸地與政治抗衡,但在這之前的十年,他的畫是平淡無味地畫著的馬戲團表演員,家庭成員和裸女。色彩如糖果一般的《終曲》重演妓院一幕,與《馬里杜克之家》(1970年作)和《阿曼達拉米勒斯之家》(1988年作)一樣,此類場景長期以來成為的博特羅畫作的固定主題,這或許是源於涉及相同主題十七世紀荷蘭油畫作品。兩位結他手在一場毫無情感的奇怪酒宴中彈奏著結他,畫面上成對如充氣般的情侶,面部毫無表情;一個女人袒露著胸部將一隻腳抬在床邊,手裡還夾著煙;一地的煙頭及報廢的燈泡,都在博特羅的畫中十分常見。此幕場景比包圍在四周,粉紅泡泡糖色的墻和住客紅潤的肌膚,這玫瑰色調的房間更為引人入勝。窗簾、結他手的領帶、男人的短褲、脫下的襪子及三葉草圖案的枕頭,對比的淡綠色微微地干擾著色調的和諧。的確,相比裸露的色慾,作品的感性更多來自色彩的強烈和色調的和諧,將臨時的雜亂與古怪的場景調和。「顏色經歷著友情,構成氣氛。那麼,氣氛一來,詩歌就到。」(費爾南多.博特羅,〈費爾南多.博特羅〉,錄於瑪麗.皮耶.科萊著,《畫室中的拉丁美裔藝術家》,紐約,1994年,第42頁)博特羅重申到。「我在不大可能的事中尋找詩歌。」(費爾南多.博特羅,〈由內至外:費爾南多.博特羅專訪〉,錄於安娜.瑪利.艾斯卡龍著,《博特羅:畫布新作》,紐約,1997年,第28頁)

提前出价

参考编号: 107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