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back

20. 《毛澤東雕像及建築物》

估价 HK$80,000-120,000

1982年作

銀鹽照片

安迪·沃荷

照片邊緣印有藝術家壓印;背面印有安迪•沃荷基金會版權及複製限制印章及日期印章,並由T.J.H.簽署。

紐約,安迪•沃荷基金會 現藏者購自上述來源

Nicholas Chambers、Michael Frahm、Tony Godfrey 編,〈沃荷在中國〉,德國,2014年,第202、303頁 (圖版)

墨爾本,維多利亞國家美術館;匹茲堡,安迪•沃荷博物館,〈安迪•沃荷/艾未未〉,2015年12月11日至2016年9月11日

此作品附設藝術家基金會所發並簽署之保證書。

尺寸: 圖片: 20.3 x 25.4 公分 (7 7/8 x 10 英寸)

1972年2月下旬,理察.尼克遜總統和第一夫人帕特.尼克遜去到北京,結束兩國中斷了二十五年的外交關係,這關鍵七日就是尼克遜稱為“改變世界的一周”。總統和毛澤東主席之間的會晤,以及尼克遜訪問長城的活動,得到西方媒體的廣泛報導,並登上了《生活雜誌》和《時代周刊》的封面成為不朽。 同一年,就在這次重要會面之後不久,安迪.沃荷的作品出現了新的激變:他開始畫毛澤東肖像系列。沃荷將毛主席語錄中毛澤東的照片放大,再把其肖像轉移到各式各樣的畫布上,注入鮮麗的色彩和跳脫的筆觸。自此毛澤東的肖像成為了沃荷作品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與瑪麗蓮.夢露、貓王皮禮士利和積琪蓮.甘迺迪是同樣重要的創作主題。 安迪.沃荷:「我畫了毛澤東大概四百次,那時總想看看自己一天內能畫多少次。」(引自克里斯多福.馬可斯著,《安迪.沃荷 / 中國1982》,2007年 ) 整整十年後,沃荷對毛澤東的著迷終於讓他得到造訪中國首都的機會,並將會在那裡與他無數作品的主角正面相對。如果用沃荷對複製和重複的哲學來衡量他展示現代中國的照片,就會即時發現另一意義:大規模生產造就了中國的經濟發展。此外,就如文革時期連綿不絕的海報描摹,毛澤東對中國的巨大影響,他對群眾的哲學,以及國人對他的尊崇,全都可以用沃荷的複製和大量分發的藝術語言來理解。 從多方面看來,毛澤東在中國無處不在,與其不斷出現在沃荷的作品中這兩點其實異常配合,所以很多人提到沃荷的作品時,將兩者相提並論也不足為怪。提到克里斯多福.馬可斯拍下沃荷站在毛主席畫像前的照片,徐冰說:“如果你看著安迪.沃荷站在天安門廣場上毛主席大型畫像前的照片,就可以理解他的藝術如何兼容毛澤東對群眾、人民和流行文化的觀念。”(引自布魯克林鐵路畫廊網站,“徐冰與艾倫.皮爾曼的對話”, 2007年9月4日)。 透過重複序列描繪毛主席的形象,沃荷同時抹掉了了形象本身的具體意義,令觀眾不得不注意人物的內在重要性。稍為放闊視野,看看沃荷如何以同樣手法處理其他人和物,如埃爾維斯.皮禮士利以至金寶湯罐頭,不難發現這批沃荷在北京拍下的照片,不管是毛澤東、北京人或紀念碑都不僅充滿狂熱更是玄妙處處,由沃荷模仿耍太極(拍品編號 14),以至眾所周知無處不在的中國單車(拍品編號6、9、15、16、18、28),繼而清一色的中山裝(拍品編號6、8-10、15、19、24、28),還有他所熱愛使用的不同符號與象徵物(拍品編號3、15、17、20-22)等等。總之,本次拍賣的每一件作品都是沃荷透過攝影延伸他對符號象徵主義的著迷,處處展現他在剖析、歸屬和描述意義上的技巧。

提前出价

参考编号: 102572